经方活用验案三则

日期:2019-12-01编辑作者:医学典籍

难治病是现代医学的一个疾病类别概念,诊断易于明确,治疗尚有困难,相当于中医学的疑难病。多数难治病缺乏有效的治愈方法,是临证中突破疗效的热点和难题。经方原指古代经验方的简称,是古人在长期医疗实践过程中,反复验证,行之有效的方剂,后世主要指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里记载的古代药物配方。经方配伍严谨,用药精炼,方证明确,疗效确切,是中医学的精华。临证中应用经方治疗难治病常取得满意疗效,现举验案4则,以飨同仁。

大半夏汤出于《金匮要略》呕吐哕下利脉证并治第十七篇。原文:“胃反呕吐者,大半夏汤主之。”原方是半夏10~15g。汤剂水煎频服。该方为胃中虚寒,气逆冲上以致朝食暮吐之反胃证而设。能安中补虚,降逆润燥。方中半夏降逆止呕,人参、白蜜补虚益气,安中和胃。笔者用该方治疗噎膈病,每获良效,现举验案二例。

案1

专家:李鸿亮 河南省洛阳市第一中医院

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

案例一:储某,女,58岁,1999年5月24日初诊。近半年来每3~5天进食时偶发噎,噎甚时,不能进食。先后服药数十剂,均无效验,逐渐加重,继觉吞咽有梗阻感,咽物时胸骨有轻微疼痛,有时有发噎必吐出所食之食物并夹有泡沫黏液,形体消瘦,舌质淡白,少苔。拟法半夏10g,生晒参8g,蜂蜜50g。日服用3次,连服药15日,服药5日后,进食顺利,未曾发噎,服药半月后,食欲渐旺,面色红润,尔后,每以前方隔三隔五进服,持续年余,体重增加,康复如初。现一切正常。

患者廖某某,男,52岁。因脑出血左侧肢体瘫痪3个月,住院治疗好转后回家休养。在此期间瘫痪肢体拘急,难以屈伸,有酸、麻、胀感。近来因感冒,曾服发汗中药,无效。刻下症见;小便困难,大汗不止,脉浮虚。予以桂枝加附子汤:桂枝15克,白芍20克,甘草10克,附子15克,地骨皮15克,地肤子15克,太子参5克。4剂,水煎服。服后第2天汗少,患侧肢体发软,第4天大汗止,患侧可屈伸。

笔者临证30载,对《伤寒杂病论》悉心研究,审慎临床。于疑难杂症,每能屡起沉疴。此举验案,就正于同道。

患者伍某,男,51岁。因“确诊糖尿病12年,双下肢麻木2年,加重1月”就诊。患者口服西药控制血糖、改善微循环、营养周围神经等,对症治疗不能缓解。刻诊:倦怠乏力,腰痛,左侧偏头痛,双下肢皮肤麻木、冰冷,时有蚁行感,舌质红苔白,脉弦涩。四诊合参,结合舌脉,中医治则为温经散寒、活血化瘀、清热除湿,方用四逆散和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减,方药如下:柴胡10g,郁金20g,百合10g,枳实10g,炒白芍30g,怀牛膝15g,黄芪30g,菟丝子20g,桂枝15g,黑附子片10g(先煎),知母10g,忍冬藤15g,鸡血藤20g。7剂。每日1剂,分早晚温服。二诊时患者症状好转,下肢无冰冷感,治疗有效,综前治法,去百合、鸡血藤,加赤芍15g,小通草6g,炙甘草10g,连续服用14剂,症状完全缓解,血糖控制稳定。

储某患噎膈年余,方中人参补胃气,得半夏之辛通则补而不滞,可收通补之功。然而噎膈久吐,津液耗伤,胃肠失濡润,大便干结,便闭则浊气上壅,更易导致胃失和降,半夏和胃降逆,得蜂蜜的濡润则通而不燥,共收补虚降逆润导之功。

按:桂枝加附子汤在《伤寒论》中主治太阳病发汗太过,遂致汗出不止,恶风,小便难,四肢拘急,难以屈伸者。此案患者服后不仅大汗止,同时瘫痪的肢体可屈能伸。此案给笔者的启示是:《伤寒论》早就对脑中风偏瘫提出了治法;只有学好《伤寒论》,才能用好《伤寒论》。

五苓散治疗阳痿

本案属于中医消渴合并痹症。四逆散调理肝脾、透邪解郁,主治阳郁厥逆证,如手足不温,腹痛下利等症状;桂枝芍药知母汤主治寒热错杂、风湿痹症,如关节不利、四肢发凉等症状,均符合经方方证特点。方中柴胡入肝胆经,升发阳气、疏肝解郁,白芍敛阴养血柔肝,两药相配,补养肝血,条达肝气,防止柴胡升散而无耗伤阴血之弊。肝主筋、肾主骨,桂枝、附子温通阳气,芍药、知母保护阴液,寒药与热药、阴药与阳药并用,改善长期反复迁延不愈、情绪较差的肝肾功能。选择藤类药物善走经络,忍冬藤清热通络,鸡血藤和血通络,达到加强通络关节,改善四肢不利作用。《景岳全书》认为:“盖痹者闭也。”选用桂枝为本案重视温通辛散,加强药效之意。全方合用,共奏温经散寒,活血化瘀,清热除湿之效,其病乃除。

案例二:朱某,48岁,1989年9月5日初诊。近一个月来,吞咽不适,进食有食物在固定部位停滞感,吞咽时,胸骨后有不适,闷胀,微痛,近日加重,至食反出,精神疲惫,形体消瘦,肌肤枯涩,潮热导汗,舌淡红少苔,脉细涩。以《医学新悟》启膈散加味:沙参12g,丹参10g,茯苓10g,川贝8g,砂仁6g,荷叶6g,蒌仁10g,太子参10g。服10余剂,进食停滞感解除,唯觉吞咽时胸骨后仍有不适,续处以人参5g,制半夏8g,蜂蜜50g,续服半月,每日1~5次,诸症向愈,至今健在。

案2  

某男,30岁。2010年1月就诊。患阳痿不举3年余,遍服壮阳之品,仍不能举。以至不育。经人介绍来诊。自述夜尿频繁,每晚7~8次。无尿痛、尿急等。手脚出汗如洗。查:舌质淡红,苔薄白,脉沉伏。

病毒感染发热

该病例系痰气交阻所致。方中丹参、郁金、砂仁利气以开郁;沙参、川贝、茯苓润燥化痰以散结;荷叶化浊和胃以降逆;瓜蒌化痰利膈;太子参益气养阴。药以对证,故病有起色。大半夏汤在《金匮要略》为治疗呕吐反胃而设,而在噎膈中能臻此大任,可见经方有妙用、妙效之趣。

王某,男,62岁。患糖尿病2年。近1年服“格列齐特缓释片”,最近烦躁不安,夜不能卧,汗出,疲乏无力,下肢走路抬腿困难。CT诊断为脑梗塞。舌苔薄黄,脉微洪,尺脉不足。证属白虎加人参汤证,予石膏60克,知母40克,人参30克,蜂蜜一匙为引。服10余剂后,患者行走自如,睡眠良好,查血糖由原来9.11mmol/L降为5.90mmol/L。

辨证:肾阳郁遏,膀胱气化不利。

患者董某,女,44岁。因“间断发热10日”就诊。患者10日前午后,无明显原因出现发热,时测体温:37.5℃,伴有双侧前臂、小腿关节疼痛,服用止痛片、退烧药及消炎药后,体温渐降,关节疼痛减轻。以后患者每日午后均有体温升高,期间最高体温达40℃,均自行服用止痛片或退热剂处理,症状反复。刻诊:发热,稍有恶寒,无咳嗽、咯痰,目干、头晕,颈部疼痛,双侧肘关节、膝关节疼痛,舌质红,苔稍黄厚,脉弦。四诊合参,结合舌脉,以疏解少阳,清热解毒为法,方用小柴胡汤加减。方药如下:柴胡24g,黄芩15g,连翘30g,麦冬10g,甘草10g,佩兰15g。4剂。每日1剂,分早、晚温服。服药2剂后体温正常,4剂后患者无发热,关节疼痛减轻。嘱方药不变,继服3剂,畅情志,多饮水,病情痊愈。

按:患者汗出疲乏无力,脉微洪,尺脉虚,是《伤寒论》中提到的白虎加人参汤证,由于阳明热盛,伤津耗气,里热炽胜,扰乱心神而烦躁不安,热盛迫津而汗出,热盛伤气而疲乏无力。用白虎汤加人参汤清热、益气、生津,方、证、药相符,故取效甚捷。

治则:化气利水、舒畅阳气。

本文由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发布于医学典籍,转载请注明出处:经方活用验案三则

关键词:

《黄帝内经素问》疟论篇第三十五

黄帝问曰:夫痎疟皆生于风,其盖作有时者何也?岐伯对曰:疟之始发也,先起于毫毛,伸欠乃作,寒栗鼓颔,腰脊...

详细>>

马元起从肾入手治疗味觉异常

马某,男,47岁,2018年5月31日初诊。 病情描述:体检报告显示:双肾大小位置异常,包膜光滑,实质厚度正常,左肾...

详细>>

【跖】 跖或称蹠。生于鲁国柳下邑,一称柳下跖,民间称柳展雄。春秋末年奴隶起义领袖。为邑内奴隶,性格刚强,...

详细>>

全科医学与中医学

随着信息优化的日新月异,大数据被越来越多人所关注,当代甚至被称为“大数据时代”。大数据的概念是穷举,要...

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