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d="hi-133032">恶寒

日期:2020-03-14编辑作者:医学典籍

恶寒者,乃寒邪客于荣卫,则洒淅恶寒。维一切属表,尚在腑,阴阳所分。若发热恶寒,兼之头疼脊强,脉浮紧者,邪入太阳,表证也,宜汗之,照时令用药。若无热恶寒,体倦,脉沉迟无力者,寒邪入足少阴,里证也,宜温之,四逆汤。经云∶发热恶寒,发于阳。无热恶寒,发于阴。或有下证悉具而微恶寒者,大柴胡下之。其少阴病,恶寒而蜷,手足厥冷,烦躁,脉不至者,死也。

秦子曰∶恶寒恶风,以一症而分轻重。恶风者,见风则恶,无风即止;恶寒者,即无风亦恶寒。恶寒、恶风、发热皆是表邪,虽里症悉具,若有一些恶寒、头疼、身痛、手足冷,即是表邪,宜先解表,不宜清里攻下。然恶寒有阴症阳症分别,不发热,脉沉迟,口不干,神清便清,阴症恶寒,治宜温经。发热脉数,头痛心烦,阳症恶寒,治宜散表。然温经散表各有分别,太阳症,无汗恶寒,发热脉浮紧,为表邪伤营,宜发汗,西北冬月,用麻黄汤,南方三时,用加减羌活汤、十味芎苏散。有汗恶风发热,脉浮缓,为表邪伤卫,宜解肌,西北冬月,桂枝汤,南方三时,加减防风汤。阳明症,目痛,脉浮大,无汗恶寒发热,宜发汗,葛根汤。有汗恶寒发热,宜解肌,防风干葛汤、升麻葛根汤。若口渴消水,加知母、石膏。少阳寒热,无汗恶寒,脉浮弦紧,宜发汗,柴胡防风汤。有汗恶寒,脉浮弦数,宜小柴胡汤。

病者日日恶寒,他无所苦。居平之时,人衣单而彼衣夹,人衣棉而彼衣裘。即盛夏之时,亦终日啬啬恶寒,必行走于烈日之下,上晒下蒸,皮肤有汗,乃不恶寒。入室片时,又复恶寒矣。夏夜必覆薄棉之被,冬令之重衾叠裘,更可知矣。询之病近四年,脉微沉迟。投之以崔氏八味丸,不效。投之以甘草干姜汤,又不效;投之以桂枝附子汤加肉桂、干姜方,仍然无效。后过一年余,忽以气中而亡。

〔大〕妇人恶寒者,亦有阴阳二证。发热而恶寒者,发于阳也。无热而恶寒者,发于阴也。发于阳者宜解表,脉必浮数。发于阴者宜温里,脉必沉细。又有汗后、利后恶寒,及背恶寒。以上疾证方治并载《百问》,不复繁引。仆尝治一妇人,但恶寒,别无他证,六脉平静,遂用败毒散而安。此药能去表中风邪故也。经云∶恶寒家慎不可过当覆衣被及近火气,寒热相搏,脉道沉伏,愈令病患寒不可遏,但去被撤火,兼以和表之药,自然不恶寒矣。妇人恶寒,尤不可近火,寒气入腹,血室结聚,针药所不能治矣。

以上三阳表症恶寒也。又有太阳病,重发其汗,不发热而恶寒;又有脉微人,不应发汗,误汗之,亦恶寒;更有卫气不足,表气虚,误汗之,亦恶寒。以上乃过汗亡阳而恶寒也,治宜黄建中汤、玉屏散。例如热病胃寒人,多服寒凉,反变里寒而用温里者也。另有阴症恶寒,治宜温经,又各不同,此直中三阴中寒恶寒也。

患者张廷干,住闸北鸿兴路,业老虎灶,有恶寒之疾。近四年之久而不愈,由同业王杰夫介就余诊。

〔薛〕前证若怠惰嗜卧,洒淅恶寒,乃阳不能伸发,用升阳益胃汤。若劳伤形气而恶寒,乃无阳以护卫,用补中益气汤。若饮食伤脾胃而恶寒,乃元气虚损,用六君子汤。

仲景云∶太阳病,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。

据病者自述,其恶寒之疾,并无任何诱因,系由渐而来。初觉身有微寒,以为受凉冒风,以姜汤服之数次,若愈若不愈。即有时不恶寒,有时复又微寒。因他无所若,遂亦置之。如此约月余,渐觉寒甚,始就医求诊。一医无效,再医亦无效,三医仍然无效。于是中医不效,改就西医,内服注射,久之亦无效果。其间有间药一二月者,盖诸药不效,恨不服药耳。如此者药近四年,依然恶寒也。再后则恶寒更甚,虽至盛夏之时,亦复如此。必奔走于烈日之下,体力劳动,上为日光之直射,下为地热之反射,乃可稍稍有汗,而恶寒得解。如一至室中,稍静片时,则又啬啬恶寒矣。炎酷之夏夜。必覆以小棉被或毛毯,冬令寒冷之时,必重衾叠被,羊裘大衣,然犹恶寒不已也。

若加烦躁、妄言,或欲饮水,仍进前剂,但加姜、桂。若体倦烦渴,头痛自汗,用补中益气汤加五味、麦门。东垣云∶昼则发热恶寒,是阴气上溢于阳分也,夜则恶寒,是阴血自旺于阴分也。海藏云∶六月大热之气,反得大寒之证,当舍时从证,治以姜、桂之类。

此分别太阳病,必脉浮,头项强痛而恶寒者。

余因为之诊脉,觉微沉迟,尺部觉较更沉,其他毫无病象。询其家庭状况,乃知固如齐人焉,而有一妻一妾者。然妻妾均无出,告余之时,犹深伯道之感,余乃慰之。断为肾亏无疑,并戒其年过五旬,节欲为要。盖纵欲则精气衰,节欲则精气盛,俗所谓寡欲宜男也。因令至胡庆余堂,购崔氏八味丸服之。少服恐难生效,必加量服之;短期恐亦不效,必长期服之。病者如余言,每次服五六十丸,每日早晚各一次。服至两月,依然无效,复就余诊。余令一日三次,再服一月。然终服如未服,毫未减轻。

丹溪云∶久病恶寒,乃痰郁于脾,抑遏阳气,不得外泄,治当解郁。

太阳病,有发热恶寒者,发于阳也。无热恶寒者,发于阴也。

三次复诊时,余以其未见寸效,因思脾胃阳虚,或亦致此,遂以甘草干姜汤试之。依仲景方法,炙草用六钱,干姜用三钱,速服十剂,亦不效。再将甘草加至一两,干姜加至六钱,续服五剂,仍不效。而患者心仍不死,必求我再为设法。

此分别太阳病,若初起恶寒时即发热者,为风伤卫气,发于阳也。若起初恶寒,未即发热,停一二日发热者,为伤营血,发于阴也。旧注发热恶寒为阳症,无热恶寒为阴症,误也。

当此之时,余颇觉技穷。沉思至再,因想及恶寒之证,其病在表,表阳之虚,再因里阳之虚,或合而致此。乃为之勉处一方,以桂枝加附子汤再加姜、桂,且其量亦重。令服五帖,不效。令续服五帖,以瞻其进退,过旬日后再来,仍然丝毫无效也。余以迭治不痊,乃坚谢不敏。

太阳病,头痛发热,汗出恶风者,桂枝汤主之。

盖最可怪者,即服药改用三汤,始终服如未服。若谓不对证耶,则必致引起其他反应,而此则反应无之。谓为药对证耶,则又何以大量不效,久服亦不效。故此病未愈,为余终身一大憾事。此一大疑团,中心蕴结,近三十年而不解。然此后廿余年中,如张某之病,亦未见过第二例。复思一般医者,每有治验记录,而治不验者不与焉。余今特破向来之例,纪我之治不验者,以告医界同人,深恨学识浅薄,经验未丰,尚希知者有以教之。

此分别头痛恶风,发热汗出,乃是风伤卫之中风症,宜用解肌者。

崔氏八昧地黄丸方

太阳病,医发汗,遂发热恶寒。因复下之,心下痞,表里俱虚,阴阳并竭,无阳则阴独。复加烧针,因胸烦,面青黄,肤 者,难治。色微黄,手足温者,可治。

熟地黄八两 干山药四两 山茱萸肉四两 白茯苓三两 牡丹皮三两 泽泻三两 上肉桂一两 附子一两。研为细末,炼蜜为丸,如梧桐子大,每次服三十丸,每日早晚各一次,温酒下。

此重言太阳中风症,不应用麻黄汤。若误汗之,则发热恶寒,又复误下,心下痞满,阴阳两伤而恶寒。妄加烧针,因胸满烦,面青黄,肌肉 而难治。惟面色微黄,手足尚温,或可治之。

按:此方曾服至60~80丸。

太阳病或已发热,或未发热,必恶寒体重呕逆,脉阴阳俱紧者,名曰伤寒。

甘草干姜汤方

此申明发热恶寒、无热恶寒之症,一起病,或即发热未发热,若恶寒体重呕逆,六脉皆浮而紧急,此名伤寒而非中风。

炙甘草一两炮 姜炭六钱。

太阳病,头痛发热,身疼腰痛,骨节疼痛,恶风无汗而喘者,麻黄汤主之。

按:此方为第二次加重之量。

此申上章寒伤营之伤寒,必头痛发热,身疼腰痛,骨节疼,恶风无汗而喘,当用发汗者。

桂枝附子汤加肉桂干姜方

发汗病不解,反恶寒者,虚也,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。

川桂枝五钱 京芍药五钱 炙甘草三钱 生熟附子各四钱 上肉桂一钱 炮姜炭三钱 生姜三钱 大枣十五枚。

未发汗而恶寒,表邪也;既发汗后反恶寒,此误汗亡血中之阳,用芍药甘草附子汤,不比亡气中之阳,用四逆汤者。

按:此方生熟附子并用者,冀其温里兼达表也。

伤寒六七日,发热微恶寒,肢节烦疼,微呕,心下支结,外症未去者,柴胡桂枝汤主之。

此申明伤寒不拘日数,但以微恶寒骨节烦疼,心下支结,外症未去。当以桂枝柴胡等,散太阳少阳表邪,不用桂枝柴胡汤,用柴胡桂枝汤,以少阳症多于太阳耳。

伤寒大下后,复发汗,心下痞,恶寒者,表未解也,不当攻痞,当先解表,乃可攻里。解表桂枝汤,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汤。

此申明汗下后,痞满若恶寒,为表邪未解,故先用桂枝汤解表,后用大黄黄连泻心汤攻痞。不比恶热之痞气,即用泻心汤攻里者。

阳明病,脉迟,汗出多,微恶寒者,表未解也,可发汗,宜桂枝汤。

阳明病,汗出多,本不恶寒;阳明脉,汗出多,本不迟。今本阳明病,尚见浮迟浮缓之脉,汗虽多,仍微恶寒,尚是太阳风伤卫表症,故重申解肌散表之治也。

阳明病,脉浮无汗而喘者,发汗则愈,宜麻黄汤。

阳明病,脉本不浮,阳明病,本有汗。今阳明病,见浮紧太阳脉,又见无汗而喘,太阳寒伤营之症,故重申发汗散表之治也。

本文由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发布于医学典籍,转载请注明出处:id="hi-133032">恶寒

关键词:

id="hi-14622">流注

手太阴肺经穴 少商鱼际与大渊。经渠尺泽肺相连。 流注是以发生在肌肉深部的转移性、多发性脓肿为表现的全身感染...

详细>>

id="hi-104726">九针论

九针者。上应天地。下应四时阴阳。 岐伯曰∶九针之名,各不同形。) 黄帝曰。余闻九针于夫子。众多不可胜数。余...

详细>>

id="hi-152640">女贞实

女贞子,乃本经上品,气味苦平,主补中,安五脏,养精神,除百病,久服肥健,轻身不老,强阴,健腰膝,变白发...

详细>>

id="hi-165748">石膏

石膏气味辛甘微寒,《神农本经》主中风寒热,心下逆气,惊喘,口干舌焦,不能息,腹中坚痛,除邪鬼,产乳,金...

详细>>